董事長室

  宏道獎─羅金龍董事長

「望子成龍」天下父母心,我父期許我「成龍」,爺爺尤其期許我「成金龍」。羅金龍就這樣成為我的姓名,它已經陪我六十又九年的歲月。舍下世居府城台南,是商家子弟,家境小康,兄妹六人,我排行老大,頗得家人期許,故從小就自覺身負重任,自尊自重,以期不負家人所望。

小學畢業,進入商校就讀初、高級部,希望能繼承家業,克紹箕裘;到高三時,在一般學歷都不高的當年,始想當大學生以自豪,於是日以繼夜,發憤苦讀,終於有了歡呼的收穫,如願以償地進入東吳大學政治學系修習「治國、平天下」學程。四年苦讀而得到第一張學位文憑。

預備軍官服役後,本以為暫時當老師,有個工作,以後再圖謀發展;沒有想到一選上這一「傳道、授業、解惑」行業就變成了我終生的志業,一直到今天,已是「古來稀」的歲月,還是與它有不解之緣,而且信心滿滿,樂此不疲。

五十二年進入「六信職校」服務,於茲已過四十寒暑,其間在退休前歷經兩位校長提攜,先後在教務處擔任註冊、教學組長十三年,補校主任一年,訓導主任兼補校主任七年,暨教務主任等職。七十二年在校務百廢待舉之際蒙董事會青眼委以校長重任,當時一方面在財務極端拮据下,撙節經費,一方面配合發展計劃,逐年完成各種設備和建設,再配合社會需求,增設新科系;經過披荊斬棘、胼手胝足的耕耘,於是日夜間部由不到六百學生遞增至二千三百多位,在八分地的校園中,每位學生活動範圍縮小到不到一坪土地,學校在教師園丁愛心、耐心與信心的培育下,每一株幼苗都得到充沛的養分滋長而欣欣向榮。

退休後加入「六信中學」董事會團隊,一年後受命為駐校董事,隨後被推舉為董事長。退而不休,不但自覺對教育工作興趣不減,此外,基於多年來與六信結合的情感,使我要為六信繼續努力。

於今子女三人均已成年,妻子也將在明年從公務員身份退休,一家和樂,真的像萬世師表的孔夫子所說:「富貴於我如浮雲」。餘生晚年除了期許六信能蒸蒸日上以外,只要對社會公益有助益者,自己會去略盡棉力。如去年創辦「台南市抗癌服務協會」,可說全力以赴。我深信「只要熱忱猶在,那怕青春消失」願以餘生能本著「出世」之精神,善盡本能,為社會再從事一點「入世」的事業。幸甚!幸甚!